北以银泽

aph半全员
耀厨 好茶领
红色偏苏总
菊相关只亲情友情向
部分冷门无感

大概就这样唔……

破码字的
其实是破画画的

写东西是个人兴趣……所以不管各位喜不喜欢我都会一直写下去

因为我会一直一直喜欢他们

一只茶茶,他太好看了啊

悄悄圈一下 @啊墨吉

【好茶】病名为爱 [ch.1/2]

chapter.1

“医生,你好。我最近总是左胸口抽痛……”
“抱歉先生,这里是心理疾病专科。心胸外科出门右转三楼。”扎着低马尾的医生说道,虽然内容不太友好,但是语气倒是柔和的。

不怪他啊。这位金色头发绿眼睛的英国人已经连续来三天了,每次都是同一句开场白,什么也不多说。
前两天王耀还认认真真地询问,想着可能真的是有什么问题的。但是现在他怎么觉得……不对劲。
但是又说不好是什么感觉。

面前的人闻言,极其复杂地看了他一眼,低着头扯了扯围巾转身出去了。

王耀没有注意到他的眼神。
回去再查查看吧,也许真的是什么叠加的症状……有点麻烦了这样。

因为这几天来的人倒是不少,所以他也不会想一件事情太久。不过王耀也都认认真真地处理了所有来做检查的病人,希望他们都能恢复的很好。

“呲……”左胸口突然的一下猛烈抽痛,惊得王耀倒吸一口冷气。

怎么回事……他可健康得很,也没什么心脏病啊之类的。
难道是,需要休息了?他的身体什么时候这么差了,还没怎么工作呢。

看起来……他恢复的还不错。
亚瑟·柯克兰站在街口,双手贴在风衣的口袋里,等着来往的车辆行人。

『身体没什么大碍,和原来一样是没有问题的。只是……』
也许这才是最好的结局?不,不是的……

『只是,可能是他自身的缘故,从内部抗拒着某种情感。』
他明明就是那个足以让他不顾一切去爱的那个人,为什么要拒绝?如果……

『所以,即便苏醒只是时间的问题,也可能会忘记与那个情感相关的人或事。』
如果能早点有这个意识……就不会是,这个结果了吧。

亚瑟看向渐黑的天际,上面悬挂着一钩弯月。


再……等等。

那是耀啊,他的耀。
是治他病的药。

他得了病。病名为爱。








chapter.2

『亚瑟视角』

我坐在去往目的地的汽车后座。

因为上周拒绝了Francois小姐的邀请……一天的约会,被经纪人小姐教训了一顿。原因是我这个三线小歌手需要这样受欢迎的演员小姐带热度。
混蛋,我才不要。虽然那位美丽的小姐之前也确实是完美的。但是,就这样?
我本以为她是夜空中的那颗最美丽的星星。

而且,我可不需要这种方式来出名。

不久,车稳稳地停在路旁。我轻舒了口气,推开车门。等我终于感受到地面的坚实可靠的时候——实际上我有点晕车——眼睛一晃差点没站稳。
正当我扶着额头皱眉,试图缓解一下这种突如其来的晕眩感的时候,我从我根本就没睁开的,并且十分狭小的可视范围内发现了一个浅褐色的影子飘了过去。

因为看不太清,又因为光线不好的原因,那真的是飘了过去一样的。
不过较深的发色也足够我判断,那是一个穿着风衣的东方人。

也许还是个美人儿也说不定。

我的司机先生过来的时候,我已经没什么问题了。但是他可能是注意到了,我的视线一直跟着刚才不急不缓走进写字楼的身影。
然后他对我说:

“先生,随他到楼上去吧。祝你好运。”
他就走了。

我其实不是很明白我为什么要过来。但是我还是深吸一口气,随手扯了扯外套的交叠处,独自走进去。
就当为了那位不那么可爱的经纪人小姐吧。

“三楼……心理咨询处……”名字还真是简洁明了。我翻看着名片,还是决定走楼梯上去。

事实上这幢写字楼里多数都是或者类似于个人创建的小企业。正因为这样,从一楼的指示牌上并不能找到这个地方。

就像,即使我现在已经站在三楼的入口处,入目仍然都是十分正常的办公设备。

不太一样的是,刚刚那个人正在往架子上挂围巾。虽然今天只是风大了点,但是我倒是真没觉得需要围一层薄布在颈上。

“你好。请问是王耀先生吗。”我已经肯定了这就是我今天要找的人,所以并没有询问的语气。
所以果然是中国人吧。名字有点拗口,如果不是我跟着爱丽丝小姐提前默念了几次音节,也许是说不出口的。

“是。那你就是亚瑟·柯克兰先生吧。”王耀嘴角往上翘了一点点,显得心情很好的样子。“是爱丽丝让你过来的吧。麻烦随我进来,我想要具体了解一下你的情况。”

我没有回答,直接跟着他去了里面一间办公室。
这间虽然不大但是却比外面显得更让人舒服的办公室,也许说是个人的工作间比较合适。

我们面对面坐下。值得高兴的是,在他给自己泡茶之前,给我倒了一杯味道很醇正的红茶。

“初次见面,我是王耀。”
“亚瑟·柯克兰。”

他啜了口茶,“你现在可以问我一些问题,各种方面的都可以。作为交换,柯克兰先生你是否也可以告诉我一些事情?”

我说可以。然后我就依言问了一些普通的问题。但是当我提出年龄这个问题之后,我就有点后悔了。
这是个人隐私问题啊……

令我有点惊异的是,王耀挑了挑眉,告诉我说他今年二十二岁。
和我一样啊。

得到答案之后,我闭上了嘴。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好问题。

然后他开始问我。我个人觉得其实并没有什么不能回答的,但是当我一一说出的时候,他也是显得有点惊讶。

然后我们就这样互相坐着。明明是刚刚见面,却像是多年不见的好友一样,随意地聊着天。

我趁着说话的间隙,仔细地看了看他的长相。
明明说了是二十二的年龄了,显得却像是个涉世不深的少年。东方人显得好年轻啊。

不大却淌着鎏金色的眼睛,比我要低但是很恰到好处的鼻梁,亚洲人稍厚的双唇,和偏黄的肤色……
比较显眼的还有留在脑后扎成一束的长发。但是并没有影响他的性别问题。

我没有意识到时间的流逝。

在我离开的路上,我觉得王耀是个很能和我聊得来的人。我也没有深究爱丽丝小姐的意图,就当是聊了次天。
其实我很喜欢这个人……吧,也许。



等我回去的时候,爱丽丝看我的眼神有点不寻常,我一样没有去寻根问底。

既然她不愿意说,那我就假装没注意吧。


爱丽丝看着手中的一张文件纸,其实更像是诊断书。上面是手写的流畅的英文字体,署名王耀。



TBC——

#2017.10.01耀诞#

往事如烟……
皆随风夹茶而逝。

【朝耀】Never end. [Ch.8, Ch.10]

·好的开学前是写不完了……开学后可能会突然诈尸
·关于吸血鬼那个………………嗯我会尽量填|・ω・`)

Chapter.8
“你可真是……一点都不急啊。”王耀环住亚瑟脖颈,咬他耳朵,“居然等到我都看不下去了。”

“我……”亚瑟脸一红,刚想说点什么,又发现好像没办法回答,尴尬地停在这里。

王耀笑笑,难得见到这么可爱的资本主义男同志呢,一个马修一个亚瑟,倒是都让他碰上了。

“我知道的……我都知道。”

亚瑟收紧了环抱着王耀的手臂。

于是,据梅格所说,第二天亚瑟来上班的时候虽然看起来没什么问题,行为举止一切正常,但是稍微注意一下就会发现,他整个人都在冒着娇羞的粉红泡泡。

嗯,一定是恋爱了。
梅格眼角带着笑意,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
不知道是谁先戳破那层窗户纸的呢?回去可要好好问问王耀。

一大清早,看起来王耀倒是不怎么激动,不过熟知他的人估计老远就能发现不对。

平时要不就面无表情,要不就一脸人畜无害的微笑的王姓社会主义五好青年,今天居然会笑着和人打招呼——

这位今天是被门框磕出问题了,还是我眼睛出问题了?
此刻,一大早约王耀出来讨论签售会的编辑表示十分惊讶。

我是不是不应该这么早……不对啊,王耀他作息规律的让人害怕谁都知道不是,哪来起床气这种东西……

“……先生?”王耀伸出手,在对面不知道为什么一脸懵的年轻小编辑面前挥了挥。

“啊,没事。”编辑揉了下太阳穴,“咱们先说说正事儿。关于那本书,现在网上的预售正式开始发单。
介于您长期在网络上发表的文章,以及前几部出版作品来看,读者的反应也是十分不错。
所以,我们公司想请您举办一场签售会,一方面是增加公司与作者的影响力……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么久以来,您也没有关于自己形象的发布。
您觉得呢?”

王耀手捧着茶杯,一脸认真地听着他的编辑说着一大串原因。

年纪轻轻的女孩子,说话倒总是很长……应该就是想办一场新书签售会,想我参加吧。

“好的。不过我没参加过,希望公司方面可以处理好相关事宜。”王耀轻啜一口清茶,嘴角忍不住上扬。

“当然。面前时间定在圣诞节左右,也算是公司书城活动的一部分了。”编辑对王耀说。

“不过……王先生今天心情很不错啊,遇到了什么事可以告诉我嘛?”

正事说的差不多了,小编辑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哎呀,这么明显吗?”闻言,王耀轻轻笑了几声,“想知道的话,我就告诉你好了。”

王耀看向落地窗。
“唔,我大概是恋爱了。”

哦恋爱了啊。

怪不……等等,恋什么??
等一下,哪位大神能让啥事儿都不怎么在意的这位,恋爱?

求指导,我要脱单。

不大的小姑娘看起来面无表情,实际上心里已经惊涛骇浪。

“那个……表白了吗?”编辑小声问了问。
“对呀。”王耀笑容开始灿烂,“他太害羞了,我要是还不说可能还要一年半载呢。”

“祝你们幸福~”能把王耀搞定的人,绝对不是什么普通人吧……

求指导,我也要脱单!!

“呼……”亚瑟伸了个懒腰,结束了一天的工作。

有点想耀了……
才过了一天啊,我之前是怎么忍住那么久没见到耀啊。

一会儿去找他吧。

“柯克兰先生?”架着无框眼镜的经理照例下班点过来走一圈,整个办公室又是只剩亚瑟一个人。

“经理先生。”亚瑟点了点头致意。

“辛苦你了,中国这边的工作量还是比英国大吧。”虽然笑得眼睛都眯了点,但是还是发自内心在感慨的。

“虽然说是这样,不过也很高兴能够锻炼自己。”亚瑟嘴角上扬了不少。

我还收获了一个意外的惊喜呢。

“小伙子很不错啊。”经理拍拍亚瑟的肩膀,“看你今天心情很不错啊,是不是和喜欢的孩子表白了啊?”

中国人都有读心术。鉴定完毕。

“是……是啊,不过是他先说的……”亚瑟一不小心,耳尖又涨起来了。

现在亚瑟说话基本能用中文了,所以‘他’到底是指什么,嘛……

“哈哈哈,好好努力啊,喜欢的女孩子可不是容易遇到的啊。”

“那个,他……不是女孩子……”
其实亚瑟这么说的时候,也不知道会听到什么。中国的社会思想……他还是知道的。
不是所有人,都能认可。

“……”经理想了一小会儿,还是笑着答道:

“喜欢的人啊,就一定不要放下啊孩子……不论性别。”

亚瑟有那么一瞬间的呆滞,然后长舒口气。

“嗯,我知道了。”

“回去吧,好好休息。”

在和自己国家思想不同的地方,有什么能比来自他们的认同,更让人感到亲切的呢。

“亚瑟。”

其实亚瑟真没想到,王耀在公司楼下等着他。

“耀。”
亚瑟扑过去抱了满怀,“我想你了。”
“所以,我这不是来了吗。”王耀收紧了手臂。

“年轻人啊,真好。”经理在窗口看到的时候,感慨良深。



“好吃不好吃啊?”王耀解下围裙,捧着脸。

“耀做的当然好吃啊……”
亚瑟琢磨了半天筷子也不会用,干脆换成叉子,扎起一个饺子就往嘴里填,含糊不清地还能回答出来。

“到底是因为我,还是饺子自己啊。”王耀装作有点生气,用筷子夹了一个,不看亚瑟。

“饺子好吃,耀……应该也好吃。”亚瑟突然笑的意味不明。

“……蘸醋。”王耀假装听不懂的样子。

“耀,我过两天圣诞节要回英国。”亚瑟抱着王耀,看他听新闻联播听的那么认真,忍不住插了一句。

“……耀?”
“啊,我圣诞节有签售会……没办法陪你回去了。”

“不行。谁说的啊我要去找他谈谈。”亚瑟表示很难过。
王耀丢他一个白眼,“公司的安排。你去啊小伙子我看好你。”

后来,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方式,亚瑟把王耀的日程提前了一天,正好可以赶上平安夜。
听说是和公司某个法国人达成了什么协议。

Chapter.9

“怎么样了啊,哥?”

过了一段时间,罗莎充满戏谑地问,很显然意有所指。

“不是跟你说过了,就那样。”亚瑟抱着怀里的人,即使不太好意思在王耀面前回答,但是语气还是忍不住上扬。

王耀假装听不懂,忍着笑认真地看电视。

“谁跟你说这个嘛。我是说,现在怎么样了啊?圣诞节能带回来给我看看不啊,爸妈急得很了。”罗莎翘着腿,无意识地摆弄着面前的香水瓶。

“你什么时候和他们说的!?”

亚瑟吓得差点就没把手机扔了。

“哎呦怕什么,几个月前就说了啊。”
“罗莎你……”
“管他那么多干什么,妈说了,你这个性子能有人看上你还不赶紧捧手里,也不怕掉了。”

“哈哈哈……”王耀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亚瑟扭着头,“耀你笑什么啊……”

“这位…罗莎小姐,你是对亚瑟的性格有什么意见吗?”王耀眯着眼睛,心情很好地用一口纯正的伦敦腔接话。

“哇哦,先生……yao,耀先生是吗?”罗莎好不容易发出刚刚亚瑟喊的那个字眼,“我是说,十分感谢。因为如你所见,亚瑟那家伙是个傲娇……从小就是了。”

“我的荣幸。并且,这样也很可爱不是吗?”

“也许是这样。不过如果你看到了在我出生之前亚瑟穿着裙……”罗莎饶有兴趣地提起一些事情。

“罗莎·柯克兰!”亚瑟差点没想把通话挂了。
“哈哈哈,好啦。……”

“话说啊,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过来啊?”罗莎问。
亚瑟才终于想到一样,“我们一起过去。不过要晚一点,因为耀他有点事情……麻烦你们收拾了啊。”
罗莎回道:“那都不重要。把你家耀先生带回来就行。”
“……你们当我不存在吗。”王耀听着这好像他不在场的对话,开始吐槽。

“没有,还是说我们不如趁着美妙的夜晚做一些既加深感情又身心愉悦的事情……”
王耀:“……没看出来,原来你是这样的柯克兰。”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亚瑟三天两头往王耀那边跑,有的时候晚了就在王耀那边睡下。

偶尔王耀也会去亚瑟那边,主要是拯救一下亚瑟被外卖摧残已久的味觉。

然后偶尔发生一些奇妙的事情。
日子过得好不自在。

“哇你看你看那个,那个是不是王耀啊……”
“废话啊今天签售会这个点就他一个人啊,你可能是睡多了傻了。”
“长发哎……这种长得好气质好有文采的人,果然都是少见的。”
“等一下等一下,王耀旁边那个是……”
“金发碧眼,没染发无美瞳,纯天然外国人,鉴定完毕。”
“眉毛好粗哦……话说他是谁啊能坐王耀旁边……停,手放哪儿呢!!”

王耀喝着茶,一脸无奈:“亚瑟啊咱们别这样成吗。”
“不行。后面那几个女孩老是看你。”亚瑟又紧了紧箍在王耀腰际的手臂。
“……可是这样我不好写字了。”
“我觉得可以。我在左边啊耀。”
王耀:“……”
“话说,你怎么坐过来的啊,他们居然同意了吗?”王耀是没见过哪个作者签售还带着个人的。
亚瑟僵了一下,“没什么……就是答应某个混蛋帮他追女孩子而已。”
王耀诧异到差点笑出来:“亚瑟你去帮忙难道不会更麻烦吗?”
“才不是呢只是帮他做点事情而已……耀我给你的形象这么差吗……”亚瑟整个人都不好了,泛金的眼睫毛都耷拉着。
“哎呀不会啦。反正现在你也不需要会了对吧。”
很好,亚瑟不说话了。

然后,王耀每签一本书,都会附赠旁边一个不怀好意的眼神。
直到王耀趁喝水的时候亲了一口才制止了这种行为。

Chapter.10
“亚瑟啊,你说,你家人会喜欢什么礼物呢?”午后,王耀简单收拾收拾东西的时候,突然想到这个。
空手去总感觉不舒服。

“哦这个啊,我觉得我带你回去他们绝对就很喜欢了。”亚瑟回道。
“……”
“耀我错了。”亚瑟正色道。
突然觉得还是自己想比较好。王耀继续整理衣物。

临走前,王耀想了一下还是装了一套茶具,英式的他也不怎么用的。

“啊……都说了不要来这么早的嘛……”王耀在候机室困得发慌。
明明就是晚上十一点多的飞机……他们九点就到了。
亚瑟说是怕堵车,早点总比晚点好嘛。“耀你想睡觉的话就睡吧,快到时候我叫你起来。”
“不了……等上了飞机再睡吧,一共二十多个小时啊那么久的。”王耀想了一下,觉得是会坐得腰疼的。
“中途要在曼谷转机,所以要不还是睡一会?”亚瑟偏头,看向累的上下眼皮子要忍不住粘一块儿了的王耀。

也是,忙活了一上午,下午又留了一会,回来就急急忙忙收拾东西。是会累的。
“到时候…叫我啊。”说着说着,王耀头就挨上了亚瑟肩膀。
亚瑟侧了侧身子,调整出一个比较舒适的角度,看着巨大的玻璃窗外面的灯火斑斓。

不得不说,这里是个很漂亮的地方。下次过来抽个时间和耀在中国走走吧。不过……
亚瑟感受着肩上人的温度。
这次,先带你去看伦敦的塔桥吧。

“醒醒,耀,醒醒……时间快到了,我们到飞机上再继续睡好吗?……”
然而习惯了自然醒的王耀并没有彻底清醒过来。
不过还好,亚瑟拉着检票还是没差的。

找到位置之后,王耀立马头一歪,又闭上了眼。
这一趟航班人并没有很多。也是,会在这几天坐国际航班的,不是临时出差要赶时间,就是工作多到现在才来得及赶回去的外国人。
看起来也有专挑人少的地方散心的人。不过有没有像亚瑟这样的也说不定。

亚瑟无事可做,又不放心王耀,干脆也就不睡,用温柔的视线描绘着王耀侧脸的轮廓。

说起来还真是很神奇。一开始见面的时候,王耀整个儿一副不可亵玩的清莲的样子,清冷淡漠,好像没有什么能拨动他始终不变的微笑。

现在啊……亚瑟不由得嘴角上扬。现在可是越来越小孩子气了,越活越回去的感觉。
倒不如说,这才像个活生生的人了。

不过啊,不管怎么样,这都是他亚瑟柯克兰的一生挚爱。
第一眼,就确定了。

“醒了吗?”亚瑟感觉到身侧压感的消失,下意识问了句。
王耀揉揉眼睛,发出一个单音节示意。
“顺便吃点什么吧耀……我休息一会儿。”

过了好一会儿,王耀才反应过来。这家伙就这样看他看了几个小时的吗……

“那个时候,一种难以言喻的情绪开始蔓延开来。如果一定要通过文字叙述出来的话,我想,那是介于感动和感谢之间的,又有一点高兴和生气的感觉。不过,很显然他们都是以我的前提下发生。因为,那是我的恋人,名叫亚瑟柯克兰。”
王耀抽出纸笔,缓慢而又流畅地在纸上留下一层墨液。

二十多个小时,其实也不久。在没有固定的时间规律可循的情况下,醒一会睡一会也就消磨完了。

王耀是空着肚子下的飞机。他们临走前没有带什么吃的东西,但是王耀没有想到的是,当他们离英格兰越来越近的时候,飞机上提供的食物越来越……难以捉摸。
亚瑟说是王耀不习惯长时间的空中行进,不过还是答应了到之后先买点什么垫垫。

亚瑟取回了本来就不大的箱子,一人,背了个双肩包,走出机场。

伦敦居然不是往日的阴云笼罩。柔和的光线散落下来。
晴天。真是难得啊……

“天气不错嘛。”王耀也知道英国是个什么气候,实属难得。
亚瑟很高兴,“我没让罗莎他们过来。耀,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吧。”
“好啊。”

亚瑟想了想,干脆去了附近不远的一家咖啡厅喝下午茶。
王耀很少喝红茶,没有跟着亚瑟一样加糖加奶。
“其实啊,什么都不加味道也很不错的。”王耀道。
亚瑟刚放下搅拌的勺子,有点不知道怎么回。
“当然,每个人口味和习惯不同呀。”王耀补了一句。
“好像有说,红茶热着喝,绿茶晾凉喝的。”亚瑟说。其实王耀喝茶不都是热的吗……
“……这个啊,听说过‘人走茶凉’吗?当然,我喜欢热的罢了。”
“我也喜欢。”亚瑟笑笑。

亚瑟按了门铃。
开门的是柯克兰夫人。“哦我亲爱的亚蒂……”说着一把抱上去。
“mum。”亚瑟也收了收手臂。片刻之后柯克兰夫人看到了后面的东方人。
“这是王耀。我的……”
“恋人。”王耀回答。
“哦亲爱的,多美的人儿啊。快进来坐吧。”
“……妈我还没”差点被关在门外的亚瑟表示,他可能不是亲儿子。

“你父亲出去赴约了。先休息一下吧。”说着拉着王耀就坐下,一脸的好奇:
“王先生你是怎么跟亚蒂认识的?那孩子是不是蠢蠢的自己都不知道?啊你们什么时候确定的关……”
“妈……”亚瑟一脸无奈,“耀你别管她……”
“哈哈。夫人不必叫我先生了。”王耀笑笑。
如果母亲还在的话,应该也是这样吧……

眼看着王耀神情不对,亚瑟从箱子里拿出一个盒子,递给王耀:“耀你不是带了礼物吗?”
“对了。”王耀反应过来,接过木盒转递给柯克兰夫人,“不知道夫人喜欢什么,就带了一套茶具过来。”
“哦谢谢亲爱的……你要知道你能过来就是最好的礼物了。”
“看吧我就说。”亚瑟对王耀道。

“妈!嫂子到了也不叫我!”罗莎听着客厅有人说话才出来。
“这不是小耀到了嘛没来得及我亲爱的。”
“略略略,耀先生过一会儿我告诉你一些事情,哪天要是亚瑟对你不好了就把这些告诉别人。”罗莎别过头,不怀好意地说。
“罗莎!”
亚瑟表示,我可能不是亲哥。


“罗莎这家伙……”亚瑟现在看到,仍然很头疼。因为她后来拉着王耀咕叨了半天,还塞给王耀一包不知道什么东西。
“哈哈……其实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啊。”王耀感慨,“看到罗莎的时候,就想到我也有个妹妹的,但是我……找不到她了。只知道她叫春燕,王春燕。
她现在一定也像罗莎一样吧,一个可爱的,善良的姑娘……”

眼见着王耀又要感伤,亚瑟干脆一口咬上去那张嘴。
“不想那些。耀,你有了我还不够吗?春燕也会遇到那个和她相伴一生的人。”
王耀没有躲开,只是闷哼了一声。
“嗯。”

“我发现如果以后我不写作了,那我还可以把柯克兰先生的童年公主装兔子装什么的放到网上,整理成明信片和书签卖。”王耀突然想起来罗莎给他的那叠照片,“然后配上他小时候的事迹,会火的吧?”
“……耀。”亚瑟哭丧着脸,“罗莎把家底都翻出来给你了吗……不过,”
“以后我养你啊。”
“……反正,你逃不掉的。”王耀鼓着腮帮子。

【朝耀】Never end. [Ch.4, Ch.7]

又没有肉为什么要ping蔽……看不清楚的话,链接走评论。
其实我觉得没几个人看……

【朝耀】Never end. [序,Ch.3]

·吃糖

序.

清晨。
王耀打开电脑,点开一个未命名的文档。

这是一本已经写好的书,只需要再看一遍就可以交稿了。

嗯好吧。他承认现在自己写的东西和原来的跟两个人似的……
谁叫某柯克兰硬生生地把个好好的,待人处事清冷非常的高岭之花,拽下来成了……

王大爷。

也许这才是王耀本来的样子吧。基本见证了王耀是怎么从禁欲系,成了能随时随地笑一口白牙见天的编辑同学想。

Chapter.1
这么说吧。
他们相遇在一个洋溢着午后温暖的阳光的咖啡厅。
那是亚瑟刚来到中国工作不久。这里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陌生的。

而因为是在伦敦难得一见的艳阳,所以亚瑟心情很不错地出来走走。

即使这个城市的外国人不少,但是柯克兰先生一头耀眼的金发一路上还是吸引了不少目光。一不小心和他视线撞上的,亚瑟都会礼貌性回一个微笑。

中国的天气真不错。亚瑟嘴角忍不住上扬。
也许,在这边生活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在腕表的指针刚好转成一个直角时,亚瑟轻而易举说服了自己去喝一杯红茶。

再往前走走……就能找到一个看起来不错的咖啡厅。
好的,就这里了。

伴随着风铃声,亚瑟解下米字形国旗图样的方巾,推开玻璃门。
“一杯英式红茶,一碟曲奇。谢谢。”亚瑟的中文还不是很好,平时都是能不用就不用。这里服务生也能听懂……吧。
其实这都不重要。因为当服务生端着托盘,想要送过去的时候,亚瑟还在一旁靠着墙。
好像没有空着的位置了。等一下……是真没有了。
年轻的女服务生不知道该怎么办,站着不知道朝哪儿走。十分尴尬。

“要不……先生您介意和别人同桌吗?”他今天好像来了……应该还是一个人。
“当然不介意,小姐。”
此时亚瑟听着服务生一口标准的英式英语,还是很愉悦的。

服务生走到最角落里靠窗的位置,和一人交谈了几句,然后微倾了上半身表示感谢。
应该是可以了。亚瑟也朝着那边踱步。

然后啊,他看到一个留着低马尾的中国人,扶着瓷杯柄,十分文艺地望窗外。
专注到亚瑟也下意识看出去。就是,单纯的时而嘈杂的街道啊。

“噗。”王耀余光瞥见亚瑟也跟着他的视线,不由得闷笑了一声。

“你好啊。这位先生。”紧接着不小心漏出来的笑声,王耀说完才考虑到这个英国人究竟能不能听懂中文。
“你…好。”亚瑟听着对方的汉语,下意识也想要使用汉语回答。但是亚瑟到底是刚接触中文不久,蹩脚的汉语成功地使王耀差点又笑出来。
“啊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没关系。”原来他会英语啊,那就好。

不过,到底是感觉有点嘲笑的意思,亚瑟的眉头不可避免地微微皱了一下。
于是他又成功的让王耀注意到了他那和几乎要和眼眶一样宽的眉毛。
“…抱歉哈哈……”
对于一个陌生人,亚瑟少有地对王耀感兴趣。
即使他们见面不到一分钟,他已经被嘲笑两次了。

亚瑟不知道的是,那时候的王耀很少会笑,最多也就是礼貌性的标准微笑。更别提笑出声了。

“幸会。王耀。”王耀总算是想起来介绍一下自己。
y……yao,耀,有点拗口。亚瑟默念了两下,“你好,耀先生。”

似乎是预料到了这个结果,王耀抿了口茶,和颜悦色道:“柯克兰先生,我姓王。”

好像是这样来着……亚瑟没有再接话,故作无事的样子喝了口红茶,自以为把发红的耳尖掩饰得很好。

王耀看在眼里,也没有点破。

于是气氛就十分尴尬了。面对面坐着的两个人,好半天都没有了下文。
亚瑟:“……”
王耀继续看他的窗口,时不时抿口茶。

“耀啊你在干什么……”刚吃了点王耀留的早餐,亚瑟拿毛巾擦着还滴着水的金毛。
“检查有没有问题,就可以交稿了。”王耀面无表情
亚瑟停下动作,靠近瞄了一眼,“这是……”
“第三人称,写我们的。”
“等一下,耀你怎么知道我……”亚瑟惊异。有些事情他好像没有和王耀说啊。
“套话啊知道吗。有的时候你喝了点酒,然后……”王耀作出努力在想的样子。
亚瑟一脸黑线:“好的我知道了你不要再说了。”

Chapter.2
不知道为什么,亚瑟成为了这里的常客。
据他本人说,是因为近并且茶好喝。

很巧,他经常能遇到王耀,所以就顺势坐在王耀那边。后来,在零零碎碎的对话中,亚瑟得知王耀是作家,闲的时候就会过来。有时候会看到他在写作,有时候是纯粹来喝这里的特制茶叶。

很快,王耀终于忍不住这位的‘英式中文’了。
“亚瑟·柯克兰先生,我个人认为你需要认真学习一下中文。”王耀看似若有所思地望着窗外,但是亚瑟还是能够看出他眼里的一丝笑意。
“我……自己看不明白书。”亚瑟当然这么想过,毕竟他要在这里工作和生活挺长一段时间,绝对有必要学习当地的语言。

但是他真的看不明白中文。这种据说是世界上最难学的语言……他又人生地不熟的。
这真是比学习编程的时候还难。当然是指这样瞎琢磨下去的话。
所以现在亚瑟比较熟的人,居然是王耀。
所以……

“那么,不介意我教导你吗,亚瑟·柯克兰先生。”王耀觉着他不会拒绝,所以语气是肯定的。
难得一见的可爱的性格。这会是一段十分有趣的时光吧。
“当然。”亚瑟有些惊异地看着对方流淌着鎏金色的瞳孔,“我…我的荣幸。”
因为他们现在最多算作比较熟悉的陌生人,还算不上是朋友。
朋友会是见面打了招呼就尴尬的不成样子的那种吗……
不过此刻王耀能够直截了当地说出亚瑟刚才冒出来的念头,还真是……
非常神奇。
神奇的中国人。
“你……可以叫我亚瑟。”总是连名带姓的先生先生的叫也不怕麻烦。
“好的,亚瑟。那么你也随意一些叫我好了。”王耀心情不错,以致于眼角都上挑了一点弧度。

于是每次亚瑟来找王耀,都带着他的传说中的中文书。
“哎呀这是什么书啊你知道吗……”王耀看着他那本中英双译新华字典简直要崩溃……

“耀。”亚瑟拉了一个椅子过来坐,一脸沉思。
王耀好像黏在显示屏上的目光终于舍得换过角度:“嗯,怎么了?”
“所以你,只是因为…想逗我玩儿吗。”
“……当时好像,是这样。”
“我好难过。要耀耀亲亲抱抱举高高。”
“……”
亚瑟没等到奖励,委屈巴巴地走开。

大概是一个多月之后的某天晚上,亚瑟和正在英国上大学的表妹罗莎·柯克兰视频通话。他和罗莎说起来到中国之后的事情。
罗莎觉得很神奇。因为亚瑟说的大多数都是关于一个叫…王耀的人,而不是工作。
于是罗莎在屏幕那边出奇地安静听着。
她亲爱的表哥说的简直是眉飞色舞。那粗得跟眼睛一样宽的眉毛……
憋笑就真的很难受了……
等到亚瑟说完之后,罗莎努力做到了面无表情,扶了下眼镜框。
“老哥你该不会是喜欢那个中国人吧。”
“……嗯?”亚瑟呆滞了两秒。“当然不是……我们只是很能聊得来而已。”
传说中的很能聊得来,就是除了打招呼和教中文之外,能隔半天才说一句话,开场白是天气然后就没了下文的吗。
罗莎一脸我相信才有鬼的表情。
“……你耳朵尖红了。”
“……没有。你看错了后面衣服映的。”
“你有红色的衣服?”
“……”
好吧他真没有。

作为一个英国男性,承认一下自己的性取向就那么难吗……死傲娇。
罗莎不停地戳着面前的司康饼。

那天晚上,柯克兰先生失眠了。就因为罗莎那句是问句但是语气却非常肯定的话。
“我喜欢他吗?”
并不是因为什么其他原因,亚瑟就纯粹是在想这到底算不算得上感情而已。
好像从见面起也没过多久啊。

再后来,亚瑟知道了有一个词,叫一见钟情。

第二天早上,亚瑟毫不意外的,顶着两只黑眼圈去了公司。

“柯克兰先生你……没事儿吧,要不要休息一会儿?”带着无框眼镜的经理对这位刚来不久的职员还是很友善的。其实他本来就是个和蔼的人。
“我想还是……不用了,谢谢。”亚瑟猛灌了一口浓咖啡。

然后到了午后。又过了一会儿到了下午茶时间,亚瑟还是坐不下去了。

“进来。”
得到允许之后,亚瑟进了经理的办公室。
“那个……介意我请半天假吗?我今天状态大概不太好。”
“看得出来啊柯克兰先生。”有亚瑟年龄的两倍大的经理面上充满了我就知道的神情。
“是在中国还不太适应?还是遇到什么事情了,都可以和我说说。也许我能够给你一些建议。”
还是年轻嘛,又是刚来不久的英国人。即使这位柯克兰先生是非常优秀的编程师,这样的事情也难免发生。谁还没有点不顺心的时候啊。

“我……”亚瑟不知道这样的困扰怎么才能跟别人说。

然而经理泛着白光的眼镜片折射出一丝了然。
“遇到喜欢的人了?咱中国姑娘大多数都很不错的哦。”
中国人都有读心术吗?!

此刻亚瑟倒没有发现,他已经把王耀归入到“喜欢的‘姑娘’”里去了。

Chapter.3
说是状态不好……其实到底是因为什么只有亚瑟自己知道。
亚瑟走进浴室,心不在焉地扭开淋浴器的开关,猝不及防撒了一头水。

此刻柯克兰先生内心有点复杂。
借着算不上温的水流,亚瑟紧闭了一会儿眼。

好一点了。
地上的水渍直至卧室,亚瑟躺床上舒展开来,没一会儿居然睡着了。

过了一会儿,也差不多天要黑了。搁床上干瞪着眼也不是个事儿,亚瑟起身倒了杯水。
还没能喝完,电脑那边就传来一串提示音。

[Rose:If you like, go after it. dear brother .]

后面一大段看起来都是……怎么和别人相处的那种吧。
我才不会干……

亚瑟握着本子,心想我才不会干……但是他还是认真看完了。
还不忘记给罗莎回复一串省略号。

远在英国的罗莎看着信息显示已读,不由得扬起嘴角。

次日一早,后半夜又在床上躺过去的亚瑟总算是把黑眼圈褪下去了。

所以这一整天工作做的都还不错……
当然除了经理那有些奇怪的眼神。

翻着日历,亚瑟发现明天又是周末了。
有点闲……可是看起来只有亚瑟这么想。

次日午后三点钟,亚瑟出门。有些事情还是弄清楚的好。

不,不是中文……

“一杯英式红茶……”

上次那位服务生正好在旁边,趁亚瑟说话的间隙插了句:
“抱歉先生,今天王耀先生不在。”
不在啊,真……少见。

“嗯。这是王耀先生托我带的便条。”

亚瑟接过泛着淡黄色的纸张。
质感真让人舒服。

“嗯……”不可否认王耀的字很好看,就算像亚瑟这样不懂的都能看出来。
好看是好看,但是即使只有几行,他……也不太能看明白……
我的上帝,中文。

后面还跟了句英语,说是写完了发现用的中文,但是不想重写。
所以顺带考考这段时间亚瑟的学习情况。
……好像没学什么。

一路问下来,亚瑟走走停停,总算是站在了王耀的住处门前。

本想扣门的手挨到木制把手之后,还没来得及用力就推动了一点距离。
这根本就是虚掩着的嘛。
亚瑟轻轻推门而入,还不忘把锁扣上。
这里是……复式公寓。整个的格调是偏简单的风格,但是仔细一看也能发现,有的地方很用心地装饰了些好像是…中国风格的东西。

和王耀给人的感觉很像嘛。

“你来了。”王耀从复层走下来。“比我估计用的时间长。没直接让她们给你翻译吗?”
“还是走错路了?”

亚瑟如梦初醒。他不仅是找了半天那奇奇怪怪的路名,而且还是找路人问的……
咳咳。

“哈哈。好了不用说了,到了就好。”王耀招手,“今天有点事没出门,过来坐吧。”
……

“那,还有什么问题吗?”王耀轻轻地合上笔记本,看向他紧皱的眉头。

真有意思。听说粗眉毛的人都很认真,倒是没说错。王耀这么想着。

“啊……没有问题。”亚瑟会说他走神了吗……
“那就好。”王耀满意地眯起眼睛,“想喝茶吗?”
“谢谢。”

两杯普洱静静地被放置在茶几上。
“觉着怎么样?”
“不错呢,就是有点涩。”亚瑟轻抿了一口。
“是啊,最纯粹的茶需要沉下心,才能感觉到淡淡的甘甜。”

“嗯…sweet,有点像你……”
说出来了……
不过既然又收不回来……亚瑟只好当尝试性提了提。
“是吗?”王耀放下茶碗,“其实说甜的话……亚瑟你才是糖吧。”

什么?
“唔,就是那种让人忍不住喜欢的那种水果糖。”
“你呢?你喜欢我么,我这种不甜的糖……”
“喜……喜欢。”亚瑟鼓起勇气,发出中文的音节。
“不是说了吗…一开始是涩味的,要时间长了才会甜……”

哎呀,是吗……王耀笑着回应,想的却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
其实,以前王耀总是会想,如果每个人都是一块糖,能他肯定是最没味道的那颗了。连味道都没有……没有人会喜欢吧。

“谁说的啊耀……”亚瑟一回来,就看着王耀眼角都垂下去了。“耀耀是世界上最招人喜欢的啊……”
“……咳咳别说了。”
亚瑟把刚刚出去找的平光眼镜给王耀架上,“老看电脑…自己都说对眼睛不好了还不戴眼镜,还说我呢。”
王耀忍不住抬头亲了一口亚瑟的下巴。
“你的……奖励。”
亚瑟不甘心地低头,“就这样吗……”
“……还要怎样啊不然不给了。”

·其实本来是打算全改完再发的……但是经历了手癌删档之后我放弃了。……

兴趣使然为爱发电!!

袁滚滚:

做了一个完整版,在此致敬所有为爱发电的文手们


你们都是小天使!!!!


当然我也是( ੭ ˙ᗜ˙ )੭


(转载抱图随意)

【朝耀】You used to love me . [九,十]

·be…end……

“怎么样了啊,哥?”

没多久,罗莎来了电话,充满戏谑地问,很显然意有所指。

“不是跟你说过了,你给的方法根本没什么用啊。”亚瑟抱着怀里的人,即使不太好意思在王耀面前回答,但是语气还是忍不住上扬。

王耀假装听不懂,忍着笑认真地看电视。

“谁跟你说这个嘛。我是说,现在怎么样了啊?圣诞节能带回来给我看看不啊,爸妈急得很了。”罗莎翘着腿,无意识地摆弄着面前的香水瓶。

“你什么时候和他们说的!?”

亚瑟吓得差点就没把手机扔了。

“哎呦怕什么,几个月前就说了啊。”
“罗莎你……”
“管他那么多干什么,妈说了,你这个性子能有人看上你还不赶紧捧手里,也不怕掉了。”

“哈哈哈……”王耀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亚瑟扭着头,“耀你笑什么啊……”

“这位…罗莎小姐,你是对亚瑟的性格有什么意见吗?”王耀眯着眼睛,心情很好地用一口纯正的伦敦腔接话。

“哇哦,先生……yao,耀先生是吗?”罗莎好不容易发出刚刚亚瑟喊的那个字眼,“我是说,十分感谢。因为如你所见,亚瑟那家伙是个傲娇……从小就是了。”

“我的荣幸。并且,这样也很可爱不是吗?”

“也许是这样。不过如果你看到了在我出生之前亚瑟穿着裙……”罗莎饶有兴趣地提起一些事情。

“罗莎·柯克兰!”亚瑟差点没想把通话挂了。

“哈哈哈,好啦。……”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亚瑟三天两头往王耀那边跑,有的时候晚了就在王耀那边睡下。

或者趁着美妙的夜晚做一些既加深感情又身心愉悦的事情。

偶尔王耀也会去亚瑟那边,主要是拯救一下亚瑟被外卖摧残已久的味觉。

日子过得好不自在。


“耀,我要走了。”机场检票口,亚瑟可怜兮兮地回头看着王耀。

“走吧,一路平安。”王耀一贯地微笑。

“耀耀你都没有点什么表示的吗……”亚瑟意有所指,舔了一下薄唇。

王耀额头的青筋有点凸。

好啊亚瑟柯克兰,之前怎么不见你这么无赖的。你的设定难道不是傲娇加娇羞吗……

眼看着检票时间就快过去了,王耀见亚瑟还不过去,干脆拿文件夹一挡,在亚瑟嘴上咬了一口。

“去吧你。”

王耀觉得,这才没几天,他的心理活动多得跟前好几年的总和似的。

“一路平安。”

“嗯。”

在机场往两个方向走远的两人,丝毫没有这就是他们最后一面的自知自觉。

亚瑟很顺利地到了英国伦敦,很愉悦地和家人做着圣诞节的准备工作。

由于亚瑟随口的透露,柯克兰一家对于王耀这个神奇的中国人显现出了莫大的好奇。

“很快耀就过来了。”亚瑟总是笑着对他们说。

王耀很顺利地在圣诞节前一天开了第一场签售会,得知王耀真面目如此清秀的粉丝们也是欣喜若狂,暗自庆幸拿到了亲笔签名,顺带还收了和王耀的合照一张。

当天晚上,王耀收拾行李登上了飞往伦敦的航班。

“很快我就到了。”上飞机之前,王耀给亚瑟发了消息。

——
『“早间新闻。据最新消息得知,于十二月二十四日晚,由中国上海飞往英国伦敦的航班途中遇到强气流突袭,下落不明。”』

准备去机场接机的亚瑟,看到这条推送新闻的时候,大脑当机。

罗莎过来瞄了一眼,小心翼翼地问:

“王耀他……是哪次航班来着……”
说到最后,罗莎声音越来越小。

……
“耀!!!”


亚瑟没有按时在圣诞节结束之后回中国。

罗莎联系到了亚瑟在中国那边的公司,低声讲述了原因。

亚瑟的那位经理沉默了很久。
最后告诉罗莎,他会联系伦敦公司方面。等一段时间还是让亚瑟在伦敦那边继续上班。

……
除了日常需要与对话,亚瑟几乎不与人来往。

他找到了王耀电脑的登录账号。里面有一整个文件夹是整理他作品的。

创建日期最近的一个,是写他们的。那是一个以第一人称叙述的,记录王耀和亚瑟柯克兰的文章。

那个日期,是王耀和他告白的那个晚上的第二天。从他们第一次相遇开始,一直写到王耀登上了目的地为伦敦的航班。

最后修改日期,十二月二十四日,22:20分。王耀登机后的一个时间。

亚瑟翻来覆去地翻看这篇未完成的作品。

它……本应该是一部写不完的作品。因为他们的生活还有很长很长,直到百年之后。

它现在也确实是一部写不完的作品。
因为它本来的作者,再也打不开这个文档了。

……
过了好一段时间,亚瑟终于恢复了正常生活。
每天忙碌于工作,空闲时间喝一杯茶。

也许唯一不同的就是,他喝的茶有的时候是中国的清茶。

偶尔梦中惊醒,也会发现一脸的泪痕。

……

就这样结束了吗。
不,不是的……

可是,这已经是事实了啊,王耀已经死了。
死……耀死了……

是啊,王耀死了。你们再也见不到了,你和王耀甚至没有了一点联系。
不是的啊,我们是……恋人啊……

谁知道呢?或者说,谁承认了吗?
没有……

就算为数不多的人知道,也花不了多少时间估计就忘了吧。
……

你会像普通人一样,再次相爱,结婚,也许会有几个孩子……直到暮年。
我不会的……

也许吧。
……

其实像你们这样的人还有很多,他们可能幸福美满地生活下去,也可能像你一样被意外打断了幻想。
是吗……

是啊。你就这样一直下去吗?在以后的生活里,可能会偶尔想起,有一个中国人曾经是你的恋人,后来因为你遭遇了空难。可能你连他的名字都记不全了,也许只记得一个yao的发音。然后摇摇头,继续你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幸福生活。
会……吗。

如果你什么都不做的话,肯定会啊亚瑟柯克兰。
我知道了。

……

次年三月底,亚瑟联系到了王耀的编辑,发给她一份书稿,完整的。

……
四月初,亚瑟回到中国。

在一系列关于那本由已逝不久的作家王耀写下前半本,工作与文学创作无半点关系的亚瑟·柯克兰续写下后半本的第一人称日记式书籍的讨论中,这本讲述一段被命运打断的爱情的书籍,出乎意料地大卖。

亚瑟没有出面说过什么。

……
四月四日凌晨,亚瑟走进墓园。

“还记得吗,你曾经爱我啊。”

……
亚瑟·柯克兰,软件工程师,多项电子工程奖项获得者。曾与名为王耀的中国作家著有一本书。

一生未婚。

END.
——
『关于那本书,中间联系的部分:』

“很抱歉,前半段只写到了这里。”
“我想我们都知道原因。”
“但是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我的恋人就这么消逝,但是我什么都不做。”
“所以由此是,我的日记。”
“希望能够给你们带来一些,哪怕是微不足道的帮助。”

“……”
“这段话写于本书完稿。”

[心累。有点烂尾了,希望版本二会改正。]

【朝耀】You used to love me . [八]

·心·虚
·再不更新我就废了emm……
·我,在,肝,了!!(* ॑꒳ ॑* )⋆*

“你可真是……一点都不急啊。”王耀环住亚瑟脖颈,咬他耳朵,“居然等到我都看不下去了。”

“我……”亚瑟脸一红,刚想说点什么,又发现好像没办法回答,尴尬地停在这里。

王耀笑笑,难得见到这么可爱的资本主义男同志呢,一个马修一个亚瑟,倒是都让他碰上了。

“不说话。我知道的啊。”

亚瑟收紧了环抱着王耀的手臂。

于是,据梅格所说,第二天亚瑟来上班的时候虽然看起来没什么问题,行为举止一切正常,但是稍微注意一下就会发现,他整个人都在冒着娇羞的粉红泡泡。

嗯,一定是恋爱了。
梅格眼角带着笑意,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
不知道是谁先戳破那层窗户纸的呢?回去可要好好问问王耀。

一大清早,看起来王耀倒是不怎么激动,不过熟知他的人估计老远就能发现不对。

平时要不就面无表情,要不就一脸人畜无害的微笑的王姓社会主义五好青年,今天居然会笑着和人打招呼——

这位今天是被门框磕出问题了,还是我眼睛出问题了?

此刻,一大早约王耀出来讨论签售会的编辑表示十分惊讶。

我是不是不应该这么早……不对啊,王耀他作息规律的让人害怕谁都知道不是,哪来起床气这种东西……

“……先生?”王耀伸出手,在对面不知道为什么一脸懵的年轻小编辑面前挥了挥。

“啊,没事。”编辑揉了下太阳穴,“咱们先说说正事儿。关于那本书,现在网上的预售正式开始发单。
介于您长期在网络上发表的文章,以及前几部出版作品来看,读者的反应也是十分不错。
所以,我们公司想请您举办一场签售会,一方面是增加公司与作者的影响力……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么久以来,您也没有关于自己形象的发布。
您觉得呢?”

王耀手捧着茶杯,一脸认真地听着他的编辑说着一大串原因。

年纪轻轻的女孩子,说话倒总是很长……应该就是想办一场新书签售会,想我参加吧。

“好的。不过我没参加过,希望公司方面可以处理好相关事宜。”王耀轻啜一口清茶,嘴角忍不住上扬。

“当然。面前时间定在圣诞节左右,也算是公司书城活动的一部分了。”编辑对王耀说。

“不过……王先生今天心情很不错啊,遇到了什么事可以告诉我嘛?”

正事说的差不多了,小编辑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哎呀,这么明显吗?”闻言,王耀轻轻笑了几声,“想知道的话,我就告诉你好了。”

王耀看向落地窗。
“唔,我大概是恋爱了。”

哦恋爱了啊。

怪不……等等,恋什么??
等一下,哪位大神能让啥事儿都不怎么在意的这位,恋爱?

求指导,我要脱单。

不大的小姑娘看起来面无表情,实际上心里已经惊涛骇浪。

“那个……表白了吗?”编辑小声问了问。
“对呀。”王耀笑容开始灿烂,“他太害羞了,我要是还不说可能还要一年半载呢。”

“祝你们幸福~”能把王耀搞定的人,绝对不是什么普通人吧……

求指导,我也要脱单!!

“呼……”亚瑟伸了个懒腰,结束了一天的工作。

有点想耀了……
才过了一天啊,我之前是怎么忍住那么久没见到耀啊。

一会儿去找他吧。

“柯克兰先生?”架着无框眼镜的经理照例下班点过来走一圈,整个办公室又是只剩亚瑟一个人。

“经理先生。”亚瑟点了点头致意。

“辛苦你了,中国这边的工作量还是比英国大吧。”虽然笑得眼睛都眯了点,但是还是发自内心在感慨的。

“虽然说是这样,不过也很高兴能够锻炼自己。”亚瑟嘴角上扬了不少。

我还收获了一个意外的惊喜呢。

“小伙子很不错啊。”经理拍拍亚瑟的肩膀,“看你今天心情很不错啊,是不是和喜欢的孩子表白了啊?”

中国人都有读心术。鉴定完毕。

“是……是啊,不过是他先说的……”亚瑟一不小心,耳尖又涨起来了。

现在亚瑟说话基本能用中文了,所以‘他’到底是指什么,嘛……

“哈哈哈,好好努力啊,喜欢的女孩子可不是容易遇到的啊。”

“那个,他……不是女孩子……”
其实亚瑟这么说的时候,也不知道会听到什么。中国的社会思想……他还是知道的。
不是所有人,都能认可。

“……”经理想了一小会儿,还是笑着答道:

“喜欢的人啊,就一定不要分手啊孩子……不论性别。”

亚瑟有那么一瞬间的呆滞,然后长舒口气。

“嗯,我知道了。”

“回去吧,好好休息。”

在和自己国家思想不同的地方,有什么能比来自他们的认同,更让人感到亲切的呢。

“亚瑟。”

其实亚瑟真没想到,王耀在公司楼下等着他。

“耀。”
亚瑟扑过去抱了满怀,“我想你了。”
“所以,我这不是来了吗。”王耀收紧了手臂。

“年轻人啊,真好。”经理在窗口看到的时候,感慨良深。

“好吃不好吃啊?”王耀解下围裙,捧着脸。

“耀做的当然好吃啊……”
亚瑟琢磨了半天筷子也不会用,干脆换成叉子,扎起一个饺子就往嘴里填,含糊不清地还能回答出来。

“到底是因为我,还是饺子自己啊。”王耀装作有点生气,用筷子夹了一个,不看亚瑟。

“饺子好吃,耀……应该也好吃。”亚瑟突然笑的意味不明。

“……蘸醋。”王耀假装听不懂的样子。

“耀,我过两天圣诞节要回英国。”亚瑟抱着王耀,看他听新闻联播听的那么认真,忍不住插了一句。

“……耀?”
“啊,我圣诞节有签售会……没办法陪你回去了。”

“好吧……”亚瑟气呼呼地抱紧手臂里的人。
“哎呀好了,签售会过了我再过去,啊。”

“嗯。”